学校概况
学校概况
首页 > 学校概况 > UTokyo Research

UTokyo Research

从内部深挖中国社会 ~通过民族志研究看现代中国社会~

综合文化研究科・教养学部

中国这个和日本相邻的大国从古至今都给日本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为了考察中国现代社会所面临的问题,有一位学者深入中国社会连续进行了25年左右的观察和研究。她就是综合文化研究科的阿古智子副教授。

与中国研究和民族志的邂逅

从小就喜欢观察人物、看电视旅游节目看的兴致勃勃的阿古副教授,在学生时代就想过在联合国机关或NGO工作。在香港大学留学时,师从Cheng Kai Ming(程介明)教授,受其熏陶踏上了用民族志这种研究方法研究中国的道路(照片1)。

民族志是文化人类学田野调查的一种研究方法,研究者自身成为当地社会的一分子,通过观察、记述和分析来阐释人们的生活和行为。

作为学校班级的副班主任、灌溉项目的负责人、当地NGO的一员(照片2),她坚持从当事者和第三者两种不同的角度,不断地去描述只有成为当地社会成员后才能看到的中国的现状。

比如在河南省的一个经济落后的地方,因为HIV病毒携带者增多而被称为艾滋村。当时当地政府和商家合谋进行了能让穷人快速得到现金的卖血买卖,这些人就是因为采血环境不卫生而感染艾滋病毒的。但是政府不承认相关的诉讼,大部分受害人都只能忍气吞声。像这种情况,如果没有人置身于内部替他们说话的话,外面的人是无法看到的。
 
  • 照片1:香港大学学位授予仪式后的程介明教授和阿古副教授/在拍这张照片时,学位授予仪式已经结束,阿古副教授也已经将学位服脱了下来。 阿古副教授 提供

  • 照片2:为了调查中国农村骑在摩托车上的阿古副教授/在中国湖北省沙洋县,当必须要通过汽车无法进入的未铺设地段时,都会打摩的前往调查地区。 阿古副教授 提供

通过民族志研究看到的复杂的中国社会

只是,作为一个外国学者在国情迥异的国家进行现场调查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有的地方政府相关人员担心研究题目有批判倾向,他们不欢迎甚至会阻挠调查研究。

“在地方官员比较开明的地区,他们渴望引进国外先进的事例,会很爽快地批准国外研究人员实地考察的申请。实际上,根据我的考察结果,我曾经和当地政府一起努力开展过农村开发事业、女性培训和环境污染应对等活动。与此相反,也有不少地区害怕问题暴露不太愿意接受研究者。别的国家也有这种情况,政府保守的话就会给研究者、律师或者记者施加压力。不过,这也是中国的现实。我希望观察这所有的一切。”

阿古副教授说只用“民众的不满VS政府的压制”这么单纯的构图是无法描绘出复杂的现代中国社会的。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在中国实行着类似于等级制度的户籍制,它严格区别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限制从农村到城市的户口迁入。其中又错综复杂地交织着凡事交给位高权重人来办这种儒教文化和无共同利害就不团结的社会风潮等,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现阶段的分析认为网络的普及使得民众的发言机会增多了,对社会的关注度也提高了,但是很难会发生像“阿拉伯之春”这样的激变。
 

我不会放弃

图1:《超级大国・中国的走向 起来的“民众”》的封面/新作品通过描写中国高速经济增长背后的各种矛盾、被撕裂的社会贫富差距的结构、摇动的言论空间和在其中艰苦奋斗的人们,挖掘出阻碍社会变革的因素,论述中国的走向。
新保 敦子、阿古 智子(东京大学出版会、2016)

阿古副教授坚决地说:正因如此,研究者才应该不断地宣传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的重要性。越了解中国的真实面貌就越要面对让人震惊且根深蒂固的社会现实。不可否认会使人感到沉闷甚至不忍直视。

“或许确实是那样。只不过我会有意地舍去中国的这种沉重的一面,而且中国人自己实际上也并不那么悲观。这可能只是因为他们为了生活疲于拼命吧,但是实际上他们还是非常坚强地生活着。我也不能放弃。”

虽然承认有悲伤,却不逃避现实,将压抑转化为研究欲望继续做着应该做的事。阿古副教授的外表和说话方式都非常柔和,但因为在中国进行了长年的民族志研究,中国式坚强的精神已经完全渗透到她的骨子里去了(图1)。

采访・撰文:高井 次郎
 

采访